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矿业动态 > 绿色矿山
“光伏+”闯出采煤沉陷区治理新路
来源:中国能源报  日期:2022-11-13  浏览量:130  文字:【 】【加粗】【高亮】【还原

采煤沉陷区治理是多个煤炭产地面临的共同难题,也是全行业长期研究的重点课题。

安徽省发改委近日发布消息称,该省积极利用采煤沉陷区受损土地发展光伏等新能源,目前已建成采煤沉陷区光伏发电项目14个,涉及4市5县(区),综合利用受损土地约2.3万亩,项目总装机规模为104万千瓦。经梳理摸排,下一步拟发展采煤沉陷区+光伏项目6个,预计2023年前开工,另有储备项目28个,总投资349.74亿元,装机规模达829万千瓦,拟利用采煤沉陷区面积17.51万亩。

事实上,采煤沉陷区治理是多个煤炭产地面临的共同难题,也是全行业长期研究的重点课题。煤炭开采不可避免地影响土地,包括挖损、塌陷、压占及土质、植被破坏等。相关统计显示,全国23个省的151个县市有采煤沉陷区,面积达3000多万亩,且随着矿井持续开发,其面积仍在增加。

这项治理为何困难重重?“光伏+”能否带来生机?

土地伤疤急待修复

以安徽淮南、淮北为代表的资源型地区,因煤而兴,也因煤而困。以淮南为例,新中国成立以来累计生产原煤近16亿吨,在为保障能源安全作出贡献的同时,形成了多达42.54万亩的采煤沉陷区,给周边环境、群众生活带来影响。

中国煤炭学会土地复垦与生态修复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胡振琪告诉记者,平原矿区煤炭开采,最主要的环境问题就是地表塌陷积水,进而导致耕地损失、生态恶化。“我们虽已开展了30多年的治理研究和实践,并取得一定成效,但因采煤沉陷区数量较大,新塌陷地不断涌现,大量基础性难题并未很好解决。直至目前,治理仍是一项世界性难题。”

这不是个例。在山东济宁,坐落着国家重点规划建设的十四个大型煤炭基地之一,因长期开采埋下隐患。截至2020年,当地采煤沉陷区规模已超6.5万公顷,占山东省总量的50%以上。彼时,当地政府已累计投入42.3亿元进行治理,但塌陷并未停止。据《济宁市采煤塌陷地综合治理规划(2021-2030年)》预测,规划期内,全市将新增采煤沉陷地4948公顷。

“不可否认,济宁在采煤沉陷区综合治理方面做了大量工作,近年来不断加快生态修复。但治理纵深发展不足,部分产业利用功能区块划定不合理,未充分考虑产业导向和新业态发展趋势,经济效益不够显著,所提供的生态产品没有充分实现生态价值。”一位了解情况的当地企业人士人士坦言。

记者了解到,治理之难不仅仅在于技术和工程本身,大量资金从何而来、投入成本如何收回,以及效果能否持续等皆是现实问题。换言之,要想兼顾社会、环境与经济效益绝非易事。

阳光将包袱变财富

纵观传统治理,主要包括植被恢复、农业种植、景观打造等方式,“光伏+”则是不少矿区的新尝试。

淮北矿业电力公司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该集团在淮北市内煤矿众多,采矿后形成大量水面,且多数积水较深。为充分利用塌陷区水面资源,正在计划推进集中式水面光伏建设。“我们的袁店一井煤矿塌陷区90兆瓦水面光伏项目,目前已获安徽省能源局批复。我省以淮北东部地区太阳辐射资源最为丰富,该塌陷区域属太阳能资源三类地区,具备开发光伏电站条件。经测算,项目全寿命运行期内,上网电量可达23亿千瓦时,以此替代火电电源,相当于每年节省标准煤约2.79万吨,环境与经济效益兼具。”


新能源企业也在积极参与。在隆基绿能中国区副总裁姚丰眼中,看似废弃的采煤沉陷区实则是宝贵资源。“我们很早就参与了修复治理工作,比如在百年煤都大同,采煤沉陷区建设全国首个获批并完工并网的国家先进技术光伏示范基地,隆基就是主要组件供应商。后续建设的大同新荣二期600兆瓦项目,目前在山西发电效率最高,为‘光伏+’治理模式提供了有益参考。”

“过去,地下产煤、地上沟壑,遗留土地几乎啥也干不了。依托光伏产业,既能起到修复治理作用,还实现资源重新利用,我们非常愿意去做。”姚丰表示,在光伏阵列间,配套种植适宜生长的低矮灌木等植被,稳住了水土,并有助于恢复地表生态,脱黑向绿成为现实。

记者注意到,“光伏+”模式也得到了政策扶持。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下发的《关于进一步推进利用采煤沉陷区发展光伏等新能源有关工作的通知》提出,有关省可结合当地采煤沉陷区现状、系统调节消纳能力等实际情况,推进利用采煤沉陷区发展光伏工作。随后,山西、甘肃等地也下发了地方申报文件。

一案一议精细操作

既然好处颇多,“光伏+”治理模式能不能大规模推广?姚丰认为,从政策层面看,光伏产业发展势头正劲,在内蒙古、山西等煤炭主产地,该模式也越来越得到认可。“二者结合是一个理想方向,而且相关制度不断完善,客观上降低了开发难度。但同时要看到,不同采煤沉陷区的情况各异,治理需求也有不同,部分矿区还涉及煤炭资源压覆、遗留固废处置等复杂问题。在实际开发过程中,可能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状况,从初始设计阶段就要做好详细勘察。”

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相比常规光伏电站建设,选择在采煤沉陷区做项目,设计、建设、运维等环节的难度均大大增加,对技术要求也相应提高,投资收益率因此存在更大不确定性。“采煤沉陷区往往地势复杂、地形分散,土地面貌不算好,甚至伴有沉降等风险。而光伏项目开发通常需要平整的连片土地,在先天不足的条件下,方案优化设计、设备可靠稳定、运维持续跟进等均面临更大挑战,就连电站巡检、组件清洗等日常工作也是难上加难。对此,既要求根据采煤沉陷区实际情况,一案一议,精细化操作、个性化推进,也要确保工程长时间的安全可靠稳健运行,容不得半点马虎。”

有预测显示,即使按照年产煤炭35亿吨计算,今后每年平均还将新增沉陷区125万亩,修复治理急需加快脚步。“相比传统后治理模式,建议重视边采边复,也就是源头控制、过程治理。”胡振琪坦言,沉陷区荒废时间过久,易导致土地损毁加重,矿井一旦关闭,部分开发企业还可能逃避治理主体责任。“边开采、边修复治理,不仅可以降低工程实施难度,还能有效避免新账不断翻为旧账。”

绿盟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