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盟公众号
绿色矿山 科技频道
网络答题 客服热线
[企业入口] 手机客户端

煤矿工人:取消夜班是我们多年的期盼!

来源:煤矿自动化网  日期:2019年08月07日  文字:【 加粗】【高亮】【还原

“有时候连续5天都上夜班,实在是吃不消。”陕北某千万吨高产高效 矿井 29岁的张姓煤矿调度员告诉记者,“真心希望取消 煤矿 夜班,休息不好,精神不好,磕磕碰碰在所难免,很担心会出事故。而且,几乎没有时间陪家人。”

一直以来,煤矿井下维持着“一天三班倒、24小时连轴转”的传统作业模式,早班(8:00—16:00)检修,中班(16:00—24:00)和夜班(0:00—8:00)生产。但在山东能源枣矿集团,这种传统模式已被打破,11个矿井取消了夜班作业。“这是我们煤 矿工 人多年的期盼!”该集团滨湖矿矿长邓涛告诉记者。

(文丨本报记者 武晓娟 )

近年来,取消夜班的呼声越来越高,国家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国家煤矿安监局局长黄玉治最近也明确表示,建议有条件的矿井推广实施“取消夜班”做法,降低矿工劳动强度,让作息规律回归自然。

“‘三班制’作业模式始于新中国成立初期,当时由于资源需求量大,全国上下卯足了劲儿,加大生产力度出煤。而且,为错峰用电降低成本,有的煤企还会加大夜间生产力度。”一位资深 煤炭 行业人士告诉记者。

该人士同时指出,

事实上,

“连续夜班作业,精神很难集中,工作时往往不在状态。”上述张姓 调度员 表示,“我非常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取消夜班作业。”这也是记者在采访过程时,听到大量矿工提及最多的愿望。

不仅矿工有取消夜班的诉求,事实上,国家相关方面也在逐步引导、鼓励取消夜班作业。早在2016年,原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国家煤监局即印发了《关于减少井下作业人数提升煤矿安全保障能力的指导意见》,其中

枣矿集团已先行试水,率先实现取消井下夜班作业。“11对矿井已全部取消井下夜班作业,而且,还有8对矿井已经同步实现采掘周末集休。”该集团副总工程师、生产处处长徐若友对记者表示。

是何契机改变了长期以来的传统作业模式?徐若友告诉记者,

山东省首个6m大采高智能化综采工作面

通过一系列的设计,大大改善了‘大马拉小车’现象,在产能不减、掘进尺度不减的情况下,原来三班完成的采煤任务现在只需要两班就能完成,而储运煤的工作交给机器,集中安排在夜间。”徐若友进一步指出。

2017年2月1日,付村煤业公司开启了煤炭传统生产方式的大变革,夜班采煤成为历史;随后,滨湖煤矿在16115工作面装备了全国首台套薄煤层智能化采煤机组,于当年5月1日在该工作面成功取消夜班生产。

记者进一步了解到,通过智能化升级、系统优化整合,2015年至今,枣矿集团采掘两大工种已减少岗位人员6092人,其中采煤区队定员由122—182人降至26—36人,掘进区队由113—171人降至52—64人,越来越多的矿工从危险、繁重的传统采掘直接生产中解放了出来。

徐若友还告诉记者,今年年底,枣矿集团所有矿工将全面实现周日休息,所有具备条件的矿井执行“单班入井人数大型矿井不超200人、中小型矿井不超100人”的限员新标准,2020年将全面推行“五天工作制”。

“实施全矿井‘取消夜班+周日休息’新模式,是提升职工幸福指数的一项重要举措。矿工可以休息好,和家人也不再是‘两条平行线’。”邓涛表示。

枣矿经验可否复制?

“现在受去产能、产业转型升级等政策影响,

煤炭工业规划设计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郭建利也认为,取消夜班是对煤矿工人应有的人文关怀,在保障工人工作生活质量等方面有很大意义。

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相关负责人也对记者表示:“尽管取消夜班还没有明确的政策支持和保障,但国家一直在推动‘机械化换人、自动化减人’工作,取消夜班是方向。”

对此,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也指出:“由于行业特点,不应‘一刀切’迅速推广取消夜班。”

提起煤矿工人,人们脑海中浮现的通常是“煤黑子”的形象。他们脸上抹满黑煤粉、全身衣服沾满黑煤渣,安全帽上顶着一个落满黑色粉末的矿灯,忙碌在黑漆漆的地下,工作条件之艰苦不言而喻。频发的自然灾害,更是让他们时刻身处险境。

“你们自己常年在黑暗的井下工作,却照亮了他人。有人说你们是煤黑子,我说你们是煤亮子。煤炭工人不仅是山西的脊梁,也是国家的脊梁。”

煤矿工人好样的,值得人们点赞。

当前,我国进入新时代,各行各业都在发生深刻变化。随着供给侧改革走向深入,

“三班制”的形成、延续有明显的历史特征。新中国成立初期,群情振奋,百废待兴,但能源供不应求是经济社会建设的“瓶颈”。

不过“三班制”并非煤炭生产规律使然,

考虑到夜班对于煤矿工人身体健康、日常生活的严重影响,

但同时也应理性看待取消夜班的操作性问题,不宜“一刀切”在全国强制推行。事实上,各地各矿的情况千差万别,技术水平、资源禀赋、管理水平、地理位置、薪资待遇等条件各异。“夜班”本质上仍是一种经济行为,是企业对市场供需形势的“合理反应”。换言之,不能“揠苗助长”,一味注重追求速度、数量的大面积铺开,结果很可能“非但无益,反而有害”。所以,

“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健康、安全地工作是一线煤矿工人的合理诉求。这就需要煤炭主管部门和企业,从不断创新运营模式、提升技术设备水平、营造人性化工作环境、完善福利待遇体系等多方面持续发力。取消夜班,让矿工兄弟们能踏实地睡个安稳觉,或许是一个很好的尝试和开始。


*昵称:

中关村绿色矿山产业联盟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20号石油大院15号楼125室 电话:010-82717271 本站访问:8780641
Copyright ©2014-2017.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61694号 技术支持:北京高卓软件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