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盟公众号
绿色矿山 科技频道
网络答题 客服热线
[企业入口] 手机客户端

赶超特斯拉:通用汽车“豪赌”200亿美元转型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日期:2020年03月06日  文字:【 加粗】【高亮】【还原

2020-2025年,未来六年,200亿美元。当地时间3月4日,在密歇根的沃伦技术中心,玛丽·博拉(Mary Barra)终于喊出了通用汽车面向未来的投资计划。

博拉是通用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自2014年上任以来便一直在推动公司转型。她行事干练,在业内有“铁娘子”的美誉,但似乎不喜欢“立flag”,在其他传统车企纷纷宣传巨额电气化投资时,通用迟迟没有道出自己的规划。

通用汽车是传统车企中最早拥抱电气化的一家,早在1996年便推出了一款面向市场的电动汽车,但在这轮全球汽车电气化浪潮中却慢了一拍。新品投放低于预期,在本土新创品牌特斯拉的攻势下,通用先发优势尽失。

“在电动化转型方面,通用给外界的感觉是投入早、花费不少、也的确做了不少,但似乎总还没有找到产品的爆发点。”有媒体评论称。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飞速发展的窗口期,这样的“缺位”更显可惜。

通用仍在以自己的节奏进行布局,近年来似乎加快了转型步伐。2018年通用曾多次表示,未来两年在电气化和自动驾驶领域的投资要“翻一番”。在这样的决心下,公司与LG化学成立了合资公司,并为其收购的自动驾驶公司持续投资。

电气化和自动化会成为汽车发展不可逆的趋势,特斯拉尽管还未盈利但在资本市场饱受追捧,这一事实已经让传统车企愈发清晰地认识到,从汽车制造商向科技公司的转型势在必行。

但转型是需要代价的,前沿领域的巨额投资对任何一家车企而言都不是小数目,因此近年来业内频繁出现跨国车企牵手合作的案例,也因此,通用汽车不得不重新梳理传统业务,为未来投资节约下充足的资金。

这几年,通用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收缩,从砍掉非核心品牌到退出不划算的区域市场,通用又是关闭工厂又是裁员,甚至因为过于激进而引发了去年那场轰动全球的“大罢工”。

这是一场豪赌。显然,投资电气化和自动驾驶本身无可非议,但从企业经营层面,通用投入的时机和节奏却未必是最优解。

“它比任何汽车制造商投入转型的速度都要快,但却很有可能花钱如流水,好几年却没有任何回报。”有评论忧心忡忡地表示,业务收缩会加大通用传统业务的盈利风险,更糟糕的是,激进的投资可能让它将多年积累的利润“拱手让人”。

电气化和自动化会成为汽车发展不可逆的趋势。甘俊摄

姗姗来迟的第三代平台

博拉是在通用汽车的EV Day(电动车日)上宣布未来投资宏图的。

当地时间3月4日起,通用正举行为期一周的开放活动,向公司员工、经销商、投资者、分析师、媒体以及政府官员展示其电气化战略和相关技术路径。

实际上,此次电动车日的重要内容是发布通用的电气化战略核心——模块化的驱动系统以及第三代全球电动车平台(BEV3)。据称,该平台有高度的灵活性,能够覆盖各种车型。

这个全新的平台被寄予厚望,其在通用的地位类似于MEB平台之于大众,被形容为抗衡特斯拉的“砝码”。在平台支持下,博拉提出一个不小的目标:到2025年,在美国和中国每年销售100万辆电动汽车。

“第三代电动车平台将采用先进的电驱与电芯技术,续航里程将进一步提升,电池成本也将有效降低,在经济性方面会有很大优势。”3月3日,通用汽车全球执行副总裁兼通用汽车中国公司总裁钱惠康(Matt Tsien)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钱惠康对这周举行的EV Day感到兴奋,他自觉此前在电气化领域释放的信息不多,而这次EV Day,通用汽车“终于可以把憋了很久的全新电气化战略的故事说出来了”。

的确,自雪佛兰Bolt纯电动汽车上市以来,通用尽管也一直在电气化领域有所布局,但产品方面的实质性进展鲜少出现。Bolt是基于通用第二代电动车平台开发,如今已经过去了四年。

全新平台推出缓慢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对驱动系统的模块化程度要求较高,同时电池也要实现足够的续航并控制成本。通用方面提供的信息显示,在灵活和模块化的开发方式下,通用汽车预计第一代产品便能实现盈利。

目前,基于全新平台开发的产品规划已经初步制定完毕,据悉,今年1月在旧金山首发的Cruise Origin纯电动自动驾驶共享车型,将是首款搭载全新平台的产品,而凯迪拉克品牌也将率先推出基于该平台的SUV(Lyriq)。此外,搭载全新Ultium电池的电动皮卡GMC悍马将于5月亮相,并计划于2021年秋季投产。

“痛苦但必要”的转型

电气化转型的代价是昂贵的。博拉预计未来六年通用将投资200亿美元进行电气化和自动驾驶的研发和生产,从此前单个项目的投资额度也可看出,转型不易。

近期,通用宣布将位于密歇根州的底特律-汉姆川克(Detroit-Hamtramck)工厂改造成纯电动车生产工厂,投资22亿美元;去年12月,通用和LG化学宣布共建电池单体制造工厂,总投资23亿美元;更早之前,通用先后多次为自动驾驶公司Cruise投资,累计投资额超过20亿美元。

博拉深知转型所需的巨大资金量,因此在迈向未来的同时,她也启动了大刀阔斧的改革。自上任以来,博拉一直在推动通用瘦身,2017年开始,通用先后出售了欧宝、沃豪、霍顿等品牌,并关闭了韩国、泰国、印度甚至美国本土的部分工厂。

在今年售出澳大利亚霍顿品牌、将位于泰国的发动机厂和整车厂出售给长城汽车之后,通用汽车的主要市场将仅剩美国和中国,原先的国际业务部仅有韩国和南美业务,有汽车业内人士评论“通用加快了往一个区域性汽车公司的转型”。

“公司正在经历一个痛苦但必要的转型。”博拉在去年3月的一次员工大会上说,通用汽车不能再投资销售缓慢的轿车和小型车,也不能再投资利润不可观的偏远市场,钱必须投入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这是公司未来的基础。”

尽管目前为止,通用的转型、瘦身行动都比较受资本市场的认可,但相对激进的调整也埋下了一些隐患,去年爆发的罢工事件便是一个缩影。

2019年9月中旬,由于未与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达成一致,UAW组织了通用全美约4.8万名员工举行大规模罢工,罢工持续了40多天,给通用造成了至少36亿美元的不利影响。

业界普遍认为,这场罢工与汽车行业及通用的转型有关。由于转型需要大量资金,车企只有节省成本才可以将资金用于转型方面的投资,但在瘦身中传统业务被“扼杀”,这种做法引起了美国工会工人的反抗。

押注中美两大市场

通用转型面临的拷问是,如何保证高额投入的技术能够在预期之内反哺公司,又如何保证其现在进行的市场倾斜是安全的。

在精简瘦身之后,通用汽车显然将重心放在了“更有发展前景”的美国和中国两大市场。2014年,中国正式取代美国成为通用汽车的全球第一大市场,并一直延续至今,因此对中国市场,通用一直寄予厚望。

作为发展最快、规模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中国也成为通用推出新能源汽车的前沿阵地。此前,通用曾提出计划,2016-2020年间在中国市场推出10款新能源车型,钱惠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来看这个目标会超额完成。

不过,通用近两年在中国市场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去年业务收入进一步降低。根据通用汽车的年度报告,2019年公司在中国合资公司中的股权收益为11.32亿美元,同比大幅下降42.8%。

2019年全年,通用汽车在中国的新车销量下降了15%,共计309万辆,这是通用汽车在中国市场连续第二年下降,降幅超过大盘。去年,通用旗下品牌都在中国推出了更多车型,但种种原因让通用未能扭转局势。

除了汽车市场整体不景气之外,通用汽车自身的一些布局也被指不合理。最受诟病的便是其大胆激进地在多款车型上安装三缸发动机。

三缸机是降低车辆能耗与排放的一种解决方案,去年上汽通用加大了三缸机的推广力度,下半年推出的全新一代别克昂科拉、雪佛兰创界、雪佛兰创酷等新车型均全面搭载了三缸机。

尽管从参数上看上汽通用三缸机的技术实力并不差,但其在消费者中的口碑却没有那么好,很多人认为三缸机抖动性强,使用体验差,这让别克和雪佛兰两个品牌“雪上加霜”。

通用终于意识到并正视了这个问题,近期有消息称,原本只搭载三缸机的部分车型将在今年也提供四缸机的版本,为消费者提供更多选择。尽管这有可能导致三缸机车型更不好卖,但或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善相关品牌的销量。

钱惠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通用汽车业务更加聚焦,对中国市场本身是好事。“中国市场的规模效应让通用在产品开发方面获得了更多的发言权,有助于其推出更具针对性的产品,更好地满足中国消费者的需求。”

这场200亿美元的豪赌最终结果如何,仍有待市场检验。

返回21经济首页>>

*昵称:

中关村绿色矿山产业联盟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20号石油大院15号楼125室 电话:010-82717271 本站访问:9903941
Copyright ©2014-2017. 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61694号 技术支持:北京高卓软件技术有限公司